當前位置:首頁 > 影視評論 > 《超體》:藥不能停

《超體》:藥不能停

作者:|?來源:?|點擊:加載中|發布時間:2014-11-04

    呂克?貝松“一輩子只拍十部電影”的壯語早被證明是虛言,不過,從他個人的創作風格來看,可能還沒有拍到十部電影——有大師曾說過,一個導演一生其實只在拍一部片子,這就深了,我們只是從類型、題材、角色設定等層面捋一下呂克?貝松的導演歷程,其實也能發現《超體》閃爍著不少他前作的影子:呂克?貝松很擅長在一個科幻動作犯罪片的路數里,塑造了女“殺手打手”的形象,此女身手矯健身負天命身不由己身姿性感,為完成某個戲劇任務一路殺將過去,貫穿全片。由此,我們可以把《超體》看作《尼基塔》的科幻版,《第五元素》的犯罪版,甚至把女主角看成從《這個殺手不太冷》里走出長大了的瑪蒂爾達。

  對女性角色的成功塑造,即使在好萊塢譜系里達到呂克?貝松水準的也不多,一般來說這種科幻動作犯罪片都以男性為當仁不讓的核心人物,女性角色無非是使得男性磨礪成長并經受感情考驗的“她者”。不過在呂克?貝松的《超體》里,女主角一呼百應,就連愛情也成了之于她可有可無的陪襯,所有出場角色都在圍繞著這位“真命天女”在翩翩起舞。

  影片開始于臺北,這讓中國觀眾有了不少親切感,一開始純粹是犯罪片的結構,女主角被殘忍的毒販當作人體販毒器而危在旦夕,不過陰差陽錯的是大劑量的新型毒品在她體內破裂后,卻意外激發了她大腦的全部潛能,因而鍛造了一個女超人出來(有專業人士指出這種“開發大腦潛能”的設想其實是一種謬論,因為我們的大腦基本沒啥潛能了)……在影片的結尾,呂克?貝松的科幻暢想開始達到近乎于“玄學”的層面,女主角超越了時間(或者說控制了時間),形體幻化于無形并與高能計算機結合,成為一個“無處不在”的存在。

  到此為止,斯嘉麗?約翰遜算是實打實的扮演了一位“女神”,一個全知全能的“女神”,比孫悟空本事還大,可能還超過了如來佛。當然,呂克?貝松沒有在《超體》里大篇幅的探索神學、哲學,還是以特效場面養觀眾的眼為主。值得一提的是,女主角的名字(也是本片英文片名)“露西”可做多重聯想,譬如片中有一段她成“神”后穿越時空遭遇遠古類人猿的片段,她與那只類人猿Cosplay了米開朗基羅名畫《創造亞當》中上帝和亞當指尖相碰的著名姿勢,一時神意盎然——“露西”是一副著名的古類人猿化石的名字,也是古人類的代稱,此間意涵,也是某種返租式的進化致敬吧。

  生命進化的終極指向是科幻電影中的常見主題,譬如《2001太空漫游》中的“星孩”,庫布里克和阿瑟?克拉克聯袂,也給生命進化的終極暢想賦予了某種返祖意味——這倒是跟《超體》中兩位“露西”的相遇有點意趣相投;還有一部《進化危機》,則是帶有無厘頭色彩的科幻喜劇,外星生物在地球上的急速進化,也從另一個側面折射出我們對生命進化的認知。

  萊姆曾在《索拉里斯星》里借人物之口痛陳:“我們尋找的是人,而不是人以外的存在。我們并沒有對人以外的世界的需要。我們需要的是人自己的鏡子。”誠哉斯言,無論是已成經典的《2001太空漫游》還是新晉商業片《超體》都概莫能外,譬如兩部片中都會提及的人工智能計算機——《超體》最后更是把“女神”直接跟計算機結合在了一起——在沒有計算機的年代里,我們不會這么設想,過若干年之后,我們應該也會覺得這種設想“小兒科”。

  人的有限性啊,人是無法克服的。所以,一切都拜藥物所賜,橫豎藥不能停,而對呂克?貝松而言,電影就是他的藥,相信他會一直服下去。

  評論載入中,請稍候.....
收藏留言 返回頂部
江西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