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影視評論 > 《全城通緝》:故弄玄虛,全程扯談

《全城通緝》:故弄玄虛,全程扯談

作者:|?來源:?|點擊:加載中|發布時間:2014-11-14

    畫虎不成。能感覺到導演汪濤是認真研習過好萊塢商業電影特點的,他希望影片在外形上做到貌似,卻畫虎不成,效果差強人意。先是取了一個商業味濃厚的片名,特別是男性觀眾能迅速辨別出這是警匪題材,為了使《全城通緝》片名名副其實,編導設計出男主角遭陷害謀殺兩人,陷入到被通緝的困境,最為經典的是——中間還配有警車在明處呼嘯而過、男主角在暗處包扎傷口的好萊塢式的標配畫面。期間又加入了一場不痛不癢或者說沒有產生破壞力的追逐戲(估計是為了剪在預告片里增加賣點),如此種種。這個片子多處流露出模仿的痕跡,但僅止步于拙劣的效顰。

    類型混搭成怪胎。在開始和發展階段,影片煞有介事地布局,十年前的兇殺案、十年后的兇殺案、男主角被算計陷入“全城通緝”的局面——走的是懸疑片的路數,謎團一個接一個,坑挖得一個比一個大。影片中段,驚悚片的大旗飄揚——死而復生的兇手、男主角疑是精神病分裂、無法解釋的靈異現象……。影片終于走到應答疑解惑之時,又突然戴上了科幻片的面具,用科幻整容加科幻催眠的兩大創舉敷衍了事地給出了答案。表面上看,這個包袱具有驚世駭俗的奇觀效應,其實卻是無法自圓其說、故弄玄虛的草草收場。

    劇作漏洞百出。從結局回溯到開始,才發現影片故事漏洞很大、經不起推敲,邵云峰之女為什么要冒充白曉若找唐越查案?林子鵬一介平民,要殺曾經是警察身份的唐越,竟然先灌醉自己,軟綿綿地拔刀相向,這不是自尋死路嗎?一直處于“活死人”狀態的林嵐,怎么可能處心積慮、干凈利落地去殺害一個陌生女子?最為莫名其妙的是,邵云峰為什么要把催眠陳雅的過程拍攝下來存檔?他可是香港某銀行的老總,又不是某醫學研究院的教授。諸如此類的問題,不勝枚舉。

    這是劉燁最為失敗的一次演出。其飾演的男主角唐越是一個痛失愛妻十年并被列為通緝要犯的人,觀眾卻在劉燁的演出中找不到一丁點兒危機重重、四面受敵、忍辱負重的感覺。劉燁全程不走心的演出似乎只是在強調:我是劉燁!動作演員趙文卓此番出彩的表現更映襯出劉燁的拙劣:兩位男星的幾場對手戲,氣場全部偏移到趙文卓這邊,劉燁的表演可用“不知所措”來形容。如果說影片前面因劇情需要,唐越被玩弄于股掌之間屬于人物上必然的被動,但在結尾處真相大白之時,劉燁的演出也沒有令這個一直憋屈的角色展現出流光溢彩。

  評論載入中,請稍候.....
收藏留言 返回頂部
江西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