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影視評論 > 《小鬼時代》:從前的十九年

《小鬼時代》:從前的十九年

作者:孫振東|?來源:?|點擊:加載中|發布時間:2015-07-23

    風格有點像小津安二郎,安靜、平淡如水,似乎電影的每一個構圖、鏡頭都曾被預先安排,簡約如一幅幅靜物畫一般。校園在一個詩人導演的眼中,構筑出一個小小的圖景世界,有著葉子般舒展溫潤的模樣。無序散落的時光片段,從鏡像里一路走來,住滿六月的陽光,五月的雨水,四月的風向。孩子們在校園里走來走去,笑臉干凈樸素,額頭青春年少,仿佛一根根散發著麥香的新鮮面包。也像植種在校園角落里的梔子花,恬靜、淡雅、羞澀,讓人忍不住的就多看幾回。

    很少有這樣的電影,拉扯著人心,卻又只是坐在你的面前,安安靜靜的,不嘈雜,不喧鬧。像古時不疾不徐的車馬,一句一句的倒敘過來。幾句簡單的對白,幾個孩子快樂的蹦跳,青春的身影與姿勢,便被云淡風輕的勾勒,在幾棵驕傲生長的法國梧桐樹下落腳。《小鬼時代》的導演,是楊焱鈞,印象里的那位詩人,不去寫詩,卻半路出家,轉個身,就去做了駕馭鏡像的導演。難以想象,一個曾經大寫特寫江河和愛情的人,如何構思出一個關于青春時代的故事,然后像模像樣地坐在監視器前,再花上幾個月,將對青春全部的渴望與夢想,傾覆到幾個孩子青春自由張揚的面龐上。

    2014年的12月,就是這樣一位導演,憑借《小鬼時代》的出色演繹,輕松在云南臨滄舉辦的第二屆亞洲微電影節上,拿到了金海棠獎。繼而又在2014北京國際微電影節上獲得優秀作品獎。或許,電影節評委會的眼光,一如電影中的莫小米,雖然挑剔,但也是如此的干凈明亮。亦或許,是導演用作為詩人曾經敏感的味覺,敏銳捕捉到了青春那迷惘而又充滿創造力的獨有味道。但在我看來,成就導演楊焱鈞的拍攝手法和特點,不在于其是否停留在主流青春電影的慣有敘事層面,而更在于其對影像之下的大學校園這一世界觀場景的寫實白描。在執意拋開時下火爆熒屏的小資、青春、懷舊式的電影情感之后,他用干凈整潔的敘事,詩意輕靈的對白,著意臨摹出一個更加私人化的青春時代。雖然這種拍攝手法,有時會使得整部電影顯得過于單薄或簡單,但我們仍可以從他的鏡像里,輕易地感知和體味到詩人的純凈心靈,和一切被化繁為簡后的校園原像。讓簡單的更簡單,讓自由的更自由,讓快樂的更快樂,讓對人生的認知與打量就這么直抵人心,而不嘗試帶著任何有色眼光。

    在導演楊焱鈞那里,校園不再是對現實社會這種復雜世界的一種幼稚模仿,而更像是對現實社會紛繁復雜關系的一種質疑和對抗。就像電影里的莫小米,在校園里播種下無意的傷害,也在校園里培植出相互的愛、信任與渴望。誠然,校園作為社會理想的一部分,原本就該充滿太多年輕人的向往與夢想——自由、友誼、愛情、快樂、真理,情感當如藍天下的一朵白云,單純而美好。但在思想多元化的今天,不同的青春故事,總是不可避免地有著相似的復雜企圖和商業奢望。像《匆匆那年》,像《致青春》,太多的故事,太糾葛的關系,太炫目的影像,把青春期的美好,沒有歸結到慣常的積極和上進,而更多的被歸結到懷舊式的惆悵和迷惘。曾幾何時,我們的青春,就這樣被拖進黑暗的影像泥沼。它已經不能更好地聚焦在單純自由的情感之上,而需要承載那些更多脫離校園世界的、現實社會的欲望和利益考量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大學校園不再像是山上之城,不再是孩子們的磐石和避難所,而更像一座喧鬧的街市,它魚龍混雜,道貌岸然,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淹沒了孩子們對未來的簡單渴求和期望。

    所以,一部電影的難能可貴就在于如何從簡單出發,去發掘出校園里最元初的真、美、善。像電影里的莫小米,一個無憂無慮的“白富美”,十九年的優渥生活,使她習慣于生活在自己的內心世界,而她固有的生活模式也給同學和老師帶來了沖突和誤解。二十歲以前,她沒有經受過任何的挫折和磨難。不知道愛人,也不知道如何被人愛。但她從前那十九年的眼光,卻在二十歲的生日會上扭轉。單純的愛與美好,含蘊在大段的獨白里,像一個人敞開的手臂,擁抱著整個世俗功利的世界,又滌蕩著整個世俗功利的世界。毫不夸張地說,這份單純的愛與美好,在心意扭轉的那一刻,就像一陣輕柔溫暖的陽光,我們在哪里看到,就在哪里被照耀到。

    劇中,最打動我的,是孩子們無處不在的自由自在的歡笑。在一個無憂無慮的青春時代,我們太需要用這樣的笑容為未來做一個注腳。就像片尾的匯報演出,借助戲劇舞臺程式化的張力,讓每個孩子的心結綻放,在微笑與祝福中將夢想企高。就像那個要放飛風箏的孩子,他用稚嫩的演技,卻做出了每一個孩子渴望飛翔的姿勢和形狀。對我們來說,這已經足夠了。當我們日日夜夜圍著復雜紛繁的世界打轉,在勞累和疲倦中執迷,卻不知道,自己早已忘記的,就是最初的那些可以輕易實現的快樂與夢想。

    謝謝這部作品的導演。看完《小鬼時代》的那個夜,他讓我知道,這部電影不是一部青春挽歌式的寓言,而應是每一個正在經歷大學時代的年輕人念念不忘的心靈雞湯。不是一部講述了懷舊與惆悵的個人感懷,而是一部講述了一個即將被青春張揚的額頭點亮的小鬼時代。但愿經歷過這部電影所描述的美好的年輕人,就像我們曾經經歷過的,不再被遺忘。但愿每一個南來的、北往的,攜帶著舊傷的心靈,一如電影里的莫小米,都能夠忘掉那十九年的困惑,在星光下,去找到和實現最初夢想的簡單渴望。

  評論載入中,請稍候.....
收藏留言 返回頂部
江西快三